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新闻

AESC中国几经争夺之后还有沉浮?

来源:网络 编辑:小波

  AESC(中国)总部及生产基地确定落户江苏镇江后,高工锂电随即对AESC“哄抢”乱象进行了整理,刚搁下笔,又一家上市公司——大港股份(002077),就宣布拟出资15.3亿元与海峡石油化工、GREENCONCEPTGLOBALLIMITED、伍伸俊共同投资设立AESC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,运用尼桑电池技术,进行锂电池生产基地投资。其中,大港股份将占注册资本51%。

  同时,大港股份对AESC镇江项目细节进行了披露。该项目计划建设年产20GWH三元锂电池及研发基地,总投资125亿元,分三期建设:一期投资35亿元,用于建设年产4.5GWH三元锂电池生产线、AESC(中国)总部大楼和研发基地,预计2019年6月建成;二期投资30亿元,用于建设年产4.5GWH三元锂电池生产线,预计2020年3月建成;三期投资60亿元,用于建设年产11GWH三元锂电池生产线。

  阔绰的手笔令此前曾宣布参与并购的骆驼股份(601311)、尤夫股份(002427)、宁波华翔(002048)等上市公司,只能沦为参与AESC(中国)项目落地的配角。

  诚然,参与AESC(中国)项目对国内有意发展动力锂电池的企业来说,具备一定的积极意义。

  1、电池产品性能具有竞争力。信息显示,AESC(中国)基地的电池模组包含HC2和HC3,单体电池能量密度可达233kWh/kg,同时具有实用温度规模广泛、疾速充放电、安全性良好等特点。

  虽然此前AESC的关注重点在于锰酸锂电池,但对三元锂电池的研究同样有所涉及,作为较为成熟的电池企业,将产业配套的成熟经验转移到新技术路线,以保证产品性能的稳定,对AESC来说,难度应该不大。

  2、拥有优质、广泛的客户资源。在被日产出售之前,AESC在动力电池产量上,一直占据着全球前三的优势地位,主要供应日产LEAF、雷诺ZoeR400等电动车型。

  正是得益于此前的良好供应基础,新成立的AESC(中国)有机会与日产汽车、美国康明斯电机、戴姆勒、合肥江淮大众、英国德国储能市场、江铃、广汽、天津爱康尼克、知豆等国内外知名车企建立合作。

  3、登上目录。在当前的国内政策环境下,无法获得补贴的电池,无异于废材,而AESC恰恰在2017年6月、7月,分别配套第五、六批登上推荐目录的相关车型。AESC也成为首家具有外资背景,同时登上国内目录的电池企业。

  尽管“高配”的AESC(中国)项目看起来极具前景,但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(GGII)分析认为,高成本的致命缺陷将会最大限度地遏制AESC(中国)的发展。

  追本溯源,日产在全球动力锂电池产业如火如荼的时候,为什么会选择出售旗下电池业务?

  日产官方给出的解释是——从其它电池厂商处为其Leaf等电动汽车购买电池会更便宜。AESC所出产的电池成本之高可见一斑。

  此外,金沙江从日产手中收购股权时,双方曾明确约定,AESC的总部和研发中心依会设立于日本本土,这就意味着动力电池生产过程中,正、负极片等搭载核心技术的电池制备材料,仍需要从日本运往中国。

  虽然登上目录之后,国内的补贴机制会在一定程度上缓和高成本的影响,但国家相关部委发布的补贴退出机制显示,新能源汽车补贴将逐年退坡,至2020年完全取消。而大港股份公布的生产规划显示,AESC(中国)最早建成的一期项目也要等到2019年6月,能否享受到补贴,主要取决于其工程进度。

  抛开补贴因素,GGII认为AESC(中国)的“高成本”属性还将令其陷入以下竞争危机:

  1、中国本土企业技术差距缩小。锂电池初进入中国市场时,国内电池技术水平确实与国际水平存在较大差距,但随着近两年的国家政策扶持、动力电池技术规范逐渐完善以及企业技术研发力度加大等多重原因,中国本土也涌现出宁德时代、比亚迪(002594)等技术、产能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动力电池企业,并已构建起较为稳固的产业链配套系统,稳定地占据着国内相应市场。

  相较之下,核心零部件尚需从日本输入的AESC(中国)将在生产时间、生产成本方面更为吃紧。

  2、国外富有竞争力的电池企业大量涌入。虽然在国内政策补贴期,LG、松下、三星等国外电池企业纷纷被迫放缓中国市场的业务推进,但无论是三星30亿元高调入股比亚迪,松下斥资数亿拟在江苏兴建动力电池厂,还是特斯拉在华建厂的一再传闻,都表现出国外电池企业对中国市场的“志在必得”。

  国内补贴提供的保护完全消弭之后,AESC(中国)面临国外电池厂全产业配套的整体移植,迎战能力如何实难预料。